中新網南京10月28日電 (記者 申冉)擁有一千五百餘年“高齡”的國寶南京南朝石刻,被人留下了洗不掉的黑色墨跡,為了儘量去除污跡文物部門花了近四萬元人民幣進行清洗,所受損失無法估量,但同時違法當事人卻只被處以七天的行政拘留和五佰元罰款。如此“小”懲是否能夠起到警示和阻止作用,受到社會各界關註文物保護的民眾質疑。
  南京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下文簡稱南京文廣新局)向社會通報,該局協同南京市公安部門剛剛破獲一起嚴重塗污國家級文保單位南朝石刻案,這是該局在今年上半年組織成立南京市文物保護志願者隊伍之後,最為給力的一次保護文物行為。
  南京文廣新局綜合執法總隊蔡健處長向記者介紹了整個案件的發生細節:2014年9月20日,該局組織成立的南京市文物保護志願者總隊第二分隊、第三分隊文物保護志願者在集體巡查不可移動文物過程中,現場發現有一中年男子在拓印國寶級文物甘家巷蕭憺墓碑亭石刻蕭憺墓碑亭石刻。經詢問,該男子拓印行為未履行任何報批手續,遂立即制止其非法拓印活動並拍下其正面像。聞訊趕來的文保工作人員立刻沒收了該男子的拓印工具。9月26日,文物保護志願者又發現有人在拓印蕭景墓石望柱石刻。制止其拓印行為時拍下其正面像,並報警。經聞訊趕來的文保工作人員辨認,此人與9月20日實施拓印行為的系同一人。隨即再次報警。
  南京公安部門動用了大量警力,在全市範圍內的文物買賣場所進行詢查,同時根據目睹了違法拓印人真面目的文保志願者的證詞和辨認,10月17日晚上找到非法拓印塗污人。經詢問當事人並結合相關證據材料,公安部門認定當事人未經許可,採用非專業手段粗暴地、不計後果地盜拓石刻,造成污損後果。
  非法塗污當事人郭某(化名)在被捕後對自己的違法行為供認不諱,承認自己從小就喜歡書法,也靠賣自己的書法作品為生,平時尋找一些字帖練習、收藏,前不久在這幾處石刻附近游玩時,便想將其拓印下來帶回家臨摹練習。沒曾想先後兩次行動,均被文物保護志願者發現並制止,更沒想到半個月不到的時間警方就找上了門。
  雖然人證物證確鑿,污損後果嚴重,但是根據目前的法律規定,對其處罰最為嚴重的也不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處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並處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罰款:(一)刻劃、塗污或者以其他方式故意損壞國家保護的文物、名勝古跡的]、第十一條第一款等規定。
  最終在文化部門堅持要對違法塗污者給予法律處罰威懾的要求下,公安部門決定給予非法拓印塗污當事人行政拘留七日並處罰款五百元的處罰。
  對於這樣的處罰,不少文物界專家和關註文物的普通市民都表示“太輕了”,“簡直就是無成本犯罪”。
  根據南京博物院兩名石質鑒定專家赴現場鑒定:“拓印過程中墨汁四處散落,對蕭憺墓碑亭石刻、蕭景墓石望柱石刻文物本體造成污染,其後續清洗過程會對文物本體造成一定損傷。”
  相對於違法塗污者的“小懲”,千年石刻遭遇的永久墨跡污垢傷害,損失卻不可計量,讓人無奈。
  同時,在被損壞的國寶石刻現場,記者也發現,除了人為的損傷讓人心痛之外,由於置身野外,這些貴重的石刻本身風化嚴重也令人擔憂,很多石刻錶面都已經被酸雨侵蝕的無法辨認。
  南京市文物局文物處吳靖處長告訴記者,在50年代的時候,這批散落在南京郊外的南朝石刻中,當時損壞最為嚴重的蕭譫墓石碑被建了一座碑亭作為保護。如今過去了六十多年,當年損壞最嚴重的蕭譫墓石碑反而成了保護最好的一座,其它露天暴野的石刻,在近三十年來城市化帶來的酸雨環境中,“超速”風化,損壞更為嚴重。
  為了讓這些千年石刻遠離“天災”與“人害”,吳靖告訴記者,目前南京市已委托國內頂尖文保機構——中國文化遺產院為南朝石刻散落地做一個全方位的設計保護方案,年底前該市規劃局有望出台整體保護規劃。該規劃即適用每一處南朝石刻的保護,也對整個石刻群周邊的建築限高、限色等做了要求。
  除此之外,對於石刻本體,文物部門正在考慮對所有石刻採用加頂、加保護罩的“物理方式”進行保守保護,避免風雨侵蝕。
  而在此次非法拓印案件發生之後,石刻所在地的南京棲霞區準備陸續在全區38處市級文保單位設置24小時監控攝像頭,監控畫面系統聯網,分別傳輸至公安部門和文物部門。
  據瞭解,該措施將在南京全市範圍內推廣,尤其是較偏僻的田野文物,除了加裝探頭之外,還與警方合作,招募文物周邊群眾作為巡邏人員,爭取做到每日巡查。(完)  (原標題:塗污難懲酸雨加速風化 南京國寶南朝石刻現狀堪憂)
創作者介紹

羅敏莊

zu97zuwzu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